服装工业网首页
浏览:5165 | 回复:0
同进士出身 四级
信誉:99
消息

凌雅丽:作品是设计师的墓志铭

楼主
  编者按:抄袭还是借鉴

  在抄袭和借鉴之间,我们要拷问的究竟是法律和监管,还是设计师的职业道德。我们当然希望法律可以还凌雅丽一个公正和公道,但是,对公众而言,看着抄袭者顶着他人的智慧结晶上窜下跳,与喝下有三聚氰胺的奶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中国人重血缘,有家丑不外扬的传统,个人的恩怨大不过家族的荣誉。但是,中国人的社会里也有大义灭亲的美德,说的是,如果一个毁了家族声誉的人,血统也救不了。

  所以,凡事要量力而为,如果祖师爷没有赏你这碗饭吃,就知道要收敛,不能贪得无厌,否则,到了吃不了兜着走的地步,就贻笑大方了。

  专访凌雅丽

  2008年9月26日深夜,本刊记者接到了设计师凌雅丽发来的短消息:“我的2007年的作品在外滩18号展示的牛仔系列到红色系列到白色礼服系列都被韩枫盗用全了”。在和凌雅丽本人取得联系后,9月28日下午,本刊记者在张江凌雅丽的工作室对她进行了专访。

  “这个事情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我们知道的时候VOGUE已经发布了,我平时不看服装杂志,我的学生看到了,说“老师,你的作品又在VOGUE上发布了,但写了别人的名字”。当时我觉得可能是抄袭,第一反应,我相信别人抄袭我的东西是抄不像的,可能有点像,仅此而已。之后我拖延了一段时间,大概十天左右,我才慢悠悠地买来VOGUE看,当时我一看就哭了,我觉得这哪是抄袭,这根本就是我作品。于是我就不知所措了,我自己本身电脑这块是很精通的,我们美院本身电脑比较强项,尤其PS这块,然后我把它这个图片制作过程做了下分析,分析之后,我100%打包票她是没有实物的。

  我从2007年3月20日“赫羽·墨蝶”专场秀结束之后,当时外滩18号的Younik的Jullie让我21号就把所有的衣服都放进去了,就这批东西,一直放在外滩18号,我一直是很放心的。但是居然有人说直接在韩枫工作室里看到了,开始他们以为,我跟韩枫是朋友,我把衣服借给她的。我跟她连面都没见过,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我06年进的外滩18号,她是07年大概7、8月份进的外滩,然后我居然发现我07年上半年和下半年的作品好像全部被她盗用了,06、05年的因为没有在18号出现,自然就没有。然后08年,我最担心的就是我的金色系列,08年5、6两月在18号里面展出,所以我非常非常担心。

  我们跟外滩18号交涉,他们说查了,没有出借的纪录。而且他们不敢告诉上级,现在就是仅限于YOUNIK店里的人知道,凌敏(凌雅丽的胞兄)今天已经把律师函发过去了,这样的话他们上层应该会知道的。

  为什么今天才发函,因为我发现,她把我衣服上的一朵花拆走了,我的衣服上的花都是很多很密集的,都是叠在一起的,然后我们拿回来不仔细看看不到,她把中间掰开,偷走了一朵。我做的东西都很抽象的,我看她的报道说她的灵感来自于花圈上面的花,我这根本就不是祭奠人的花,她这样讲我都很觉得可恶!我这么随意想像出来的东西她居然说是花圈上的花。我可以很负责的说,她这套衣服是没有实物的,只有效果图,(图解分析,见资料)


凌雅丽:作品是设计师的墓志铭0.jpg


  而且她自己之前的风格和这个也差的太多了。我这个东西外面不可能有人能复制,创意的版型我都是自己打的,我工作室里的人出去都复制不出来,你说外面的人看一眼怎么可能复制出来一摸一样一成不变,怎么可能?还有我的颜色全部是我自己亲手染的,我不让助理染的,还有我的牛仔水洗,我都是亲手做的,我从来不让工人碰得。这个水墨的完全就是我染的,怎么可能一摸一样呢?

  这些衣服,不要说是她了,就是我做都要花很长时间,谁不晓得我这种手法元素交叠地都会很漂亮,问题是要做的出来的呀。

  韩枫是谁?

  这个我真的不清楚,如果不是这次事件,我真的根本就不知道,因为我本身不是搞服装的。网上很多人劝我说:抄袭很正常。如果她真的只是抄袭,我也不会那么生气,但是我的东西从来不参照的,因为我对传统服装不是很感兴趣,我自己本身是画画的,所以我把服装当成雕塑来做的,我根本没有任何来源,都是自己纯想象的,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个是作品一样的东西,被人盗用我当然是很生气的。你们可以看我的图稿,我都有很完善的图稿。

  凌雅丽诉韩枫剽窃事件始末

  2008年,8月,新鲜上市的VOGUE中文版9月刊,一篇关于服装设计师韩枫的采访文章中,介绍了其为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即将上演的由谭恩美小说改编的歌剧《接骨师的女儿》设计的服装并刊出了海报。正是这张海报刊出后,在上海的设计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2008年8月中旬

  设计师凌雅丽发现作品被名为韩枫的设计师剽窃,并刊登在若干知名杂志上

  中国设计师凌雅丽在时尚杂志《Vogue》9月号的第204页到第206页看到了一篇名为《寻找和忘却之间》的文章,里面介绍了9月17日在美国旧金山歌剧院上演的舞台剧《接骨师的女儿》的原作者谭恩美及该剧服装设计师韩枫,同时,还刊登了一张韩枫为剧中角色设计的服装海报,凌雅丽一眼认出这是自己的作品。

  几天后,凌雅丽又再次在现代传媒旗下的《生活》9月号的第106页到第115页看到了一篇名为《韩枫:时代的接骨师》的文章,主要介绍的是设计师韩枫及其设计作品,而在这之中,刊登了4幅她为舞台剧《接骨师的女儿》设计的服装海报,这4套服装让凌雅丽更加确定了自己的设计被剽窃了。这四款服装分别剽窃了凌雅丽于2007年推出的“水墨花+牛仔系列”、“白色礼服系列”和“红白系列”。采用的手法是直接将凌设计的服装图片分解,再用CG手法电脑合成在一起,每个拆解的部分几乎没有做任何修改,最后将设计师署名为“韩枫”。

  2008年8月23日

  凌雅丽与外滩18号Younik服装店工作人员沟通,该店正是凌被抄袭作品的唯一展示地。

  在得知自己的作品被抄袭并对其进行分解之后,凌雅丽立即与外滩18号的Younik店沟通,有三点原因:其一,在结束了2007年的个人秀之后,凌于第二天就将所有的服装运到Younik店做展示,这里是唯一展示这些被抄袭作品的地方;其二,在2006年12月凌雅丽应邀首次进驻Younik服装店,而在2007年11月底韩枫也受Younik之邀并开始与凌雅丽的作品在同一家店展示;其三,凌之前获得消息说,有人在韩枫的工作室曾经看到过自己的作品,而对方要获得这些作品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这家Younik店。而再次翻看从Younik店取回的这些衣服,凌雅丽发现“水墨花+牛仔系列”中被抄袭最厉害的一件衣服上,多处肌理花朵有明显的脱线痕迹,而其中更有两朵花芯被取走。

  因此,凌雅丽表示她不得不怀疑Younik店内有成员与韩枫私通,在未经设计师本人允许的情况下私自将其作品外借。

  2008年8月24日

  凌雅丽与韩枫工作室交涉,希望在8月30日之前得到回应

  再与外滩18号沟通之后,凌雅丽获得了韩枫工作室的电话,并与第一时间由其哥哥凌敏与对方取得联系。据凌敏称,对方先是给予了一系列的否认,并用一个清洁工阿姨的手机与他电话,直到第二天才用了自己的手机。经常与凌敏保持联系的是一位姓罗的律师,但他并非韩枫正式委托律师。对方曾表示:韩枫非常欣赏雅丽,想请她吃饭。甚至还曾在电话里口头表示愿意在中国杂志道歉,并称美国那边的事情已成定局,而最后的成衣是与这些海报截然不同的,同时对方询问能否给予一些经济上的补偿。

  而凌敏所给予的态度是不需要任何经济补偿,但要求对方在凡是刊登过这些剽窃作品的杂志诸如《Vogue》等上面进行更正,设计师改名凌雅丽,而更正的说明可由对方自己解释,凌不作限制。同时,还要求韩枫停止继续制作这些剽窃设计,之后也不得再剽袭凌雅丽的其他系列作品。此时,凌敏给予对方的底线是8月30日。

  2008年8月24日

  凌雅丽给旧金山歌剧院发邮件,希望对方能够协助查核此事

  由于韩枫抄袭的作品是用于9月17日在旧金山歌剧院上演的舞台剧《接骨师的女儿》,因此,凌雅丽请《中国服饰》杂志记者黄克非代表自己于8月24日给旧金山歌剧院发送了一封邮件,信中说明了该事件的情况并希望对方能够协助调查。

  2008年8月28日

  凌雅丽经律师事务所给韩枫发出正式律师函

  8月28日凌雅丽委托其律师事务所向韩枫发出正式律师函,并确认对方已收到。

  2008年9月2日

  已超过时间底线8月30日,但仍未得到对方任何回应

  之前和韩枫工作室的罗律师表明希望在8月30日之前得到回应,否则凌雅丽将单方面召开记者发布会,并起诉对方。但直到9月2日,都没有得到对方的任何回应,凌敏于是再次与罗律师联系,却得到“中国设计师不要搞中国设计师”的回答,并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接到过来自对方的任何消息。

  2008年9月17日

  《接骨师的女儿》在旧金山歌剧院上演,戏服亮相,与海报大相径庭

  凌雅丽一直称“最好的证明就是如果这些海报上的服饰是韩枫设计的,那她一定可以做出一模一样的成衣。现在这些海报都是效果图,她有没有想过,只有完善的图稿才能最终做出这些如雕塑般的服装作品。”而在9月17日该剧上演之后,由韩枫制作的舞台剧的最终服装公开亮相,与先前其展示的海报大相径庭。

  2008年9月27日

  凌雅丽向外滩18号与Dior法务部分别发出协助调查和情况说明的电子邮件

  由于之前与外滩18号的Younik服装店工作人员经过多次交涉,都未能获得结果,同时,在交涉过程中,凌雅丽认为对方企图遮掩化解此事,对事情的调查不利,因此在9月27日,凌雅丽向外滩18号的法务部发出协助调查及情况说明的电子邮件,希望对方能配合此事的查核。同时,由于Dior曾经找过韩枫作为其代言人,因此同日,凌雅丽也向Dior法务部发出了类似的电子邮件,希望通过这样的方法给韩枫施压,让她能够尽早出来回应解决此事。

  2008年9月28日

  记者就此事联系韩枫

  记者就此事拨通了韩枫工作室助理马小姐的电话,希望能对韩枫做一个采访,先是被婉言拒绝,称“如果是提这件事,就没必要采访了”。但几分钟后,记者再次接到马小姐的电话,说韩枫想找记者就这次事件做个沟通,但很遗憾的是,直至10月6日截稿之时,仍未接到来自对方的任何回应。

  学生及助理采访

  就本次事件,我刊特意请来了参与“赫羽墨蝶”中那两套衣服制作过程的相关人员先后进行采访,她们分别来自中国美院06级染织与服装设计系B班的学生梁慧婷和在2006-2007年度在凌雅丽工作室担任助理的李欣竹,他们正是陪着设计师凌雅丽一起在3月20日那场时装秀前夜赶工制作服装的成员之一,而梁慧婷正是那个发现《Vogue》和《生活》杂志刊登韩枫作品并告知凌雅丽的人。“因为那件衣服上面的花都是我们自己一朵朵做出来的,每个人都花了很长时间来做每个肌理,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然后我就拼命找凌老师的名字,但没找到,只找到韩枫的名字。”说到当时的过程,梁慧婷还是有些气愤,从她的口中,我们可以大概知道关于那些美妙的花朵背后的复杂,“你别看它这一朵小花,起码需要5道工序,或是十几道工序,就比如这个小方块,首先要裁片,尺寸一分不能少,熨斗熨好,待用,有时可能还会涂上金粉或银粉,等它干,有些时候是对折再对折,还要用手特意把它捏一道弧线,这样对折的时候会有个弹性在,你知道这个东西不是每个人都能想的那么周全,少做了一道就可能会很板的样子。就算我在那边帮忙了那么久,你要我重新做一遍这个衣服,我也未必能够做到,也不一定能这么好看,更不要说不熟悉她创作过程的人去重复她的东西了,看表面是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个过程的。”而曾为凌雅丽助理的李欣竹更是说,“像这些花看上去都很规整,事实上在做每片花的时候你的手劲都是一样的,不然不会好看,有时昨天跟今天做的状态就会不一样,因此要做到这样,是需要花很长时间去练习,我当初也练了很长时间。”

  当记者提到从外滩18号取回的服装很多处都明显脱线,还少了两朵花芯的时候,两个人的反应几乎是一样的。梁慧婷很肯定地说:“我们缝制的时候不会只缝一点而已,四边都会一点点敲上去,像现在这样都起底了,你觉得这个拿去走秀会好看吗?当初我们都是每隔1cm就上一针,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一直跟在凌雅丽身边的李欣竹也说:“凌老师是个要求完美的人,我们不可能在衣服表面露出毛头,还有这个花朵底部,当初为了表现它的精细,都是很注意地把它订在里面,不可能这样松掉的,应该是人为的。”

  回忆起凌老师在创作这批服装时的用心,又看到别人这样轻易抄袭了她的作品,梁慧婷很难受,“我非常理解凌老师现在的心情,她那么力求完美,她为自己的东西可以完全融进去,甚至不吃饭,所以为什么我看到这样的事情我也很愤怒,因为我非常能明白她,真的非常难受,她对自己的服装是很喜欢的,她一直就是在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但这种不一样却被别人拿去用这种方法糟蹋,她真的很难受。”而助理李欣竹则说:“我跟凌老师时间长了,我知道她是从来不看任何服饰杂志的,她的设计真的完全凭自己的想象。其实我们自己做服装的,对于所谓的参考都觉得很正常,但是凌老师这边我真的从来没有看过。如果说服装设计没有原创,我不同意,因为凌老师的东西真的是原创,是她自己想出来的,完全是从无到有的过程。”之前去Younik的时候也看过韩枫的作品,李欣竹很困惑地说:“她之前的服装完全不是这个风格,更像是为上流社会的有些年纪的女士们设计的服装。我自己做服装,我很知道风格对于设计师的意义,即使是跨领域的设计,比如你去设计舞台剧什么的,但风格是不会变的,总有自己的味道,而这……”她指着《生活》杂志上刊登的韩枫平时的作品和她为这次舞台剧设计的作品,说“这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

  专家意见部分
  吉吉

  吉品堂设计顾问机构的创作总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工业设计系。

  曾参加法国设计双年展;“大声展”艺术设计展;策划过上海“花样”中国新锐服装设计师展;“新潮”当代艺术展;“移”当代艺术展等多次展览的设计师吉吉,在看过这一事件的相关作品图片后,吉吉认为韩枫对凌雅丽的抄袭痕迹十分明显,他表示:“借鉴是需要有自己的想法和设计在里面,而非常一致的照搬就是抄袭,对于商业品牌来说,模仿是种商业行为,是可以忍受的,而作为独立设计师来说,抄袭就是抄袭,是绝对不可以的,是很不好的行为。”

  吉承

  设计师,服装品牌La Vie的创始人

  吉承对此事也已有所耳闻,并且仔细看过一些相关图片,她十分肯定地说:“以业内人士的角度来看,这明显是凌雅丽的风格,如果说是借鉴有点牵强,这太明显了。”她认为服装是靠细节获取优势的,而韩枫所“借鉴”的正是凌雅丽的花朵、鳞片等具体细节,韩枫应该停止发布这些作品,或者把这些细节都换掉。另外,吉承也很无奈地表示,服装上的抄袭是很难避免的,因为服装上的知识产权保护比较困难,但被抄袭的毕竟都是旧的款式,原创作者不应该表现得像个弱者,而应该更加正面地、积极地去面对,继续创作更多新的作品。

  宋嘉

  上海市知识产权局政策法规处工作人员

  包括服装设计在内的工业设计——与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不同——尤其注重对其外观设计原创性的保护。我们从上海市知识产权局了解到,服装设计的知识产权保护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著作权”保护,当作者画出一幅原创样稿,其著作权自然生成,有效期是作者的有生之年加上过世后50年;另一种是“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专业机构会对申请做出“形式审查”决定是否予以授权,被授权的外观设计有效期为申请日之后10年。

  著作权与外观设计专利权之间的区别除了时效长短不同之外,还包括保护范围的不同。外观设计专利权所针对的不是单纯的外观设计,而是强调与(用以制造、销售、进口的)产品相结合的外观设计。相比之下,著作权的保护范围更宽泛一些。

  判断外观设计是否构成侵权具有较高的主观因素,通常是将专利公告文件的图片或照片与被控侵权方的产品进行整体比对,以普通消费者的审美观察能力为标准,综合判断两者是否相同或相近似,也就是说,以普通消费者的观察水平来看,如果施以一般注意力导致混淆,则构成侵权,反之则不构成侵权。

  当得知凌雅丽与韩枫的纠纷之后,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工作人员宋嘉表示,这说明“大家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提高了,原先我们还没有接触过服装设计行业的侵权案件。如今,政府也在支持本土原创方面加大了力度,在卢湾区等地的创意园区都有知识产权联盟组织,我们也会定期安排讲座”。当然,拥有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还不够,“平时要做有心人,设计师们要注意证据的收集保存,如果发现侵权嫌疑,要寻求知识产权方面的专业代理人”。

  另外,宋先生还介绍了上海地区知识产权保护的一项特别举措——“创意信封”。“这在一些欧洲国家已经很普及了,它比著作权的保护范围更宽泛”,任何创意设计(包括创意概念)一旦产生,设计师就可以登记创意信封,完全免费。

  宓忆琴

  上海市服饰学会秘书长

  “凌雅丽告诉过我们这件事,”宓忆琴女士回忆说,“她向我们描述这件事的时候,语气非常激动和气愤。”服饰学会此前就了解凌雅丽和她的作品,宓女士对这位年轻设计师的印象是“她非常努力,也有创新精神”,不过,在真相并没有完全水落石出之前,宓女士表示,服饰学会还将保留观望姿态,“密切关注事情的进展,等待相关专业机构的鉴定结论”。

  “如果经过专业机构鉴定确认韩枫对凌雅丽构成侵权,”宓女士说,“那么,服装学会一定会出面并发动会员一同反对和声讨侵权者的剽窃行为,尽我们所能来监督侵权者受到严肃处理。如果对剽窃行为不够严厉,无异于纵容。”这是服装学会对待侵权事件的一贯态度。同时,宓女士希望媒体也能发挥一定的作用,“凌雅丽的举报虽然还没有定论,但剽窃的事情早已屡见不鲜,事关设计师的个人心血、社会的和谐乃至整个国家的诚信环境,所以设计师自己、各个学会和协会,以及媒体应该联手共同维护知识产权及其所有者的合法权益。”

  刘佩芳

  上海市服装行业协会设计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刘佩芳女士取出上海市服装行业协会的往期会刊,强调每一期的封面都是中国本土服装设计师的原创作品,其中五月号的封面故事就是讲述“凌雅丽的艺术人生”。“可以说,我们对凌雅丽是比较熟悉的,不过,”刘女士补充道,“现在韩枫还未公开答复,我们无法凭借单方面的声音来做出主观臆断,这种事情的裁决必须经由正式的法律程序才是公正的。”

  对于原创设计,协会的态度是一贯明朗的,也已通过其会刊体现出来,即“为本土设计师提供开阔的平台,支持有风格、有特色的设计,推动服装行业的创意发展”。而对于剽窃事件,协会表示“一经查明,绝不姑息”。刘女士举了一个例子:由上海市服装行业协会主办的“中华杯”国际服装设计大赛是一个有着15年历史的权威赛事,曾经有一届发生了侵权行为,一位金奖选手的作品被查明对他人作品构成侵权,确认此事之后,协会立即撤销了该选手的金奖。

  Thomas

  资深修图师,毕业于上海纺织大学,从事过服装设计,后转为平面设计师。为力士、名爵等诸多知名品牌的宣传照修图。

  现任全景修图师的Thomas在看到照片时便惊叹两张照片的高度相似:“我认为韩枫的这幅服装照的抄袭可能性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几乎可以肯定是用摄影师Zena Holloway的照片与凌雅丽小姐的服装照片合成的。”

  Thomas分析说,韩枫的服装照中模特的脸部、手部和肩部都与Zena Holloway的摄影作品极为相似。而除了借用Zena Holloway的模特,花朵的部分也可能从凌雅丽的服装设计上截取了局部,然后做镜像和其他效果的处理,具体的位置和色彩也可以在修图工具里调整,也可能还会用到其他一些图片做素材。Thomas表示:“如果给我这些图片,我是可以完成类似的合成的,只是可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黄克非

  东华大学服装艺术史硕士、《中国服饰》杂志资深编辑

  作为最早关注这一事件的人之一,黄克非将此事称为是“时装界的真实谎言”。黄克非认为,2008 VOGUE中文版9月刊第205页上那些被韩枫称为灵感来源是“传统祭祀亡灵的花圈”的所谓“韩枫的招牌花朵”,以及服装的局部其实是另外一个在上海时装周多次露面的设计师凌雅丽的作品。她说:“对任何一个只要看过一场凌雅丽发布的普通人来说,也能记住她的设计特色。”黄克非说,“仅从服装的服用功能来谈服装设计,现代服装成衣的基本形式都是衣、裙、裤,离不开领子、袖子、裤腿、裤脚等具体部位,所以我们平时能看到的各类服装其实都是大同小异的。服装设计很难做到100%创新,通常在造型、面料、工艺上稍作变化,再加上服装产品周期非常短,即使有明显侵权的事件发生,也很难界定服装设计的版权。过去经常发生的是小企业抄袭大品牌的流行款、热卖款以赢得短期利益,大品牌对于此类事件也是深恶痛绝,每年这样的案例也非常多。但凌雅丽/韩枫事件的发生并不是简单的借鉴或是抄袭。首先凌雅丽的设计作品具有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作品的艺术性远大于穿着的实用性。其次是凌雅丽服装作品的原创度极高,选择的制作材料都经过复杂的染色、水洗处理,服装版型设计和制作工艺非常复杂,最重要的是全部使用手工制作。这样的工作量和工艺难度几乎可以达到法国高级定制的要求。一般的成衣设计师和成衣品牌也不会去抄袭,他们很难通过简单的模仿制作来获得短期的利益。但她的服装却有着惊人炫目的舞台效果,非常适合在舞台上表现。

  (以上专家排名不分先后)

  印象

  韩枫

  韩枫极富有个性和天赋,凭着对艺术的感悟,她摸索着走进了服装设计这一行,很快就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充满传奇色彩的女设计师:韩枫》中华服装网 200412

  韩枫的设计以简约柔美著称,强调贴身剪裁、丰富的色彩搭配和清雅的东方风味。她不要停留在某一个过去,而是要去掉那些刻意的东西,不断吸取新的创意,表达最新鲜的想法。

  ——《著名设计师韩枫:做个快乐的TasteMaker》 《第一财经日报》20066

  她的衣服线条流畅和色彩明快,没有明显的东方元素却如丝绸的质地一样流露着优美的东方韵味……

  ——《名噪纽约的华裔女设计师韩枫《新民晚报》20075

  这是一个对生活充满自信与细节品质的设计师,一如她作品的某一line,总是与歌剧搭上关系,精致之外有情致。——《Life Taste Maker韩枫爱美食犹如爱时装《外滩画报韩》20078


    韩枫为《接骨师的女儿》舞台剧中的外婆幽灵“宝姨”一角设计的服装。女人的躯体消失在层层叠叠的薄纱中,薄纱上缀满了大大小小、形状各异、饱满立体的花朵,好像转瞬间就会四散在那仿佛是大海亦或是夜空的暗蓝色的背景中。

  ——《寻找和忘却之间》《VOGUE服饰与美容》20089月号

  Structurally, simplicity and innovation are the touchstones of all her design work - reflecting Western functionality and Eastern spirituality, a warm and subtle play between the traditional and the contemporary. (从结构上来讲,简约、创新是她的所有设计作品的标准——体现了西方的功能性和东方的灵性,是传统与当代间的温暖且微妙的玩味。)

  档案

  1985年毕业于中国美院装潢设计专业。毕业后赴美结婚1994年于纽约开始成衣发布,拥有品牌HAN FENG NEW YORK

  2004年3月,受上海外滩3号之邀,首开品牌专柜。2005年纽约工作室搬至上海2006年担任英国导演安东尼·明格拉所执导的歌剧巨作《蝴蝶夫人》服装设计2007年8月,进驻上海外滩18号YOUNIK服装店开设自己的专柜2008年担任《接骨师的女儿》舞台剧服装的设计

  凌雅丽印象

  柔弱娇小的凌雅丽,设计中的解构、层次却是不可思议的玄幻、华美和厚重,那一件件徘徊在虚幻与现实的服装,每一个细微处都是精雕细刻的折纸雕塑艺术品,层叠错落的羽毛、弯曲扭转的线条、栩栩如生的立体花卉攀附在由硬挺面料构成的骨架上,加之面料恰到好处的肌理变化以及手绘、珠绣等传统设法的点缀,使所有这些作品都有一股强大的建筑美,但是却不会让人惊骇,穿戴上身,女孩们宛如绽开的花瓣,悠然的鱼美人,动静之间被施了魔法,神采自顾自地从眼眸蔓延到全身。——《我是六岁梦女孩》 《大都市BIBA20081月号

  她的设计充满雕塑的结构质感和神话的美轮美奂,演绎奢华极致;而她本人,着迷于漫画书,醉心于卡通片,朋友眼中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好像不同的两极。她运用了大量的重复和对比,在丰富内容的同时,给人以强烈的美感,所以即便复杂,穿起来却不显臃肿,也不影响人的骨感美。  

  ——《凌雅丽:两极之间霓裳魅影《新民晚报》

  她那前所未有的、将雕塑理念运用到服装设计的方式,她那玄幻梦境般的华美和厚重,成为中国设计最致命的吸引力。

  ——新锐设计师凌雅丽:玄幻梦境中的致命吸引力》《精品购物指南》

  在作为凌雅丽的设计主题出现时,“战争”固有的冷酷内涵,被渲染出了一种富有想象力的美感。

  ——《创意精灵 凌雅丽m.style20074

  档案

  1998-2002 中国美术学院

  2001年 获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主办“2001全国纺织品设计大赛” “一等奖”

  2001年 获第九届“兄弟杯”世界青年设计师大奖赛 “铜奖”

  2001年 参加“2001西博会服装节“开幕式“潮流”和杭州市世贸中心的流行趋势展

  2002年 获第四届“益鑫泰”杯中国时装设计奖“铜奖”

  2002年 获第十届“兄弟杯”世界青年设计师大奖赛“金奖”

  2002年 参加法国“2002双年展”

  2003年 就职于中国美术学院-上海设计学院。

  2004年 获‘第10届全国美术展览设计展’服装设计类‘金奖’

  2004年 参展与韩国‘第三界汉城设计节’

  2004年 版画作品入选“第10届全国美术展览展”上海展

  2005年 度(The Year of 2005)

  2005年 成为上海十大原创设计大师工作室之一

  2005年 参加“上海国际服装文化节”开幕式秀

  2005年 举办“上海纺织时尚旋律--凌雅丽原创时装作品发布会”[新虹桥中心花园]

  2005年 举办凌雅丽06春夏服装流行趋势发布会(锦江小礼堂)

  2005年 举办复旦大学视觉学院开学典礼--凌雅丽“辑宇锘”作品展

  2005年 参加“2005””上海国际时装周开幕式秀,主题“中龠濒.絮叶蝉”[瑞金宾馆]

  2005年 参加“2005上海市国际时装周”国际展览中心静态展示,主题“中龠濒.絮叶蝉”

  2005年 参加“2005上海国际创意产业活动周”--凌雅丽原创作品展

  2005年 获得2005上海国际时装周上海时尚产业卓越贡献奖--最佳本土设计师奖

  2005年 成为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2006年 参加美国拉斯维加斯“Magic show”

  2006年 出任上海市科学与艺术学会理事

  2006年 出任上海创意产业中心理事一职

  2006年 编写出版大学教材:《服饰创意--制作篇》和《服饰绘画--创意篇》

  2006年 参加“2006上海东方明珠塔-科学与艺术展”

  2006年 参加“2006青岛服装周”

  2006年 参加“2006上海设计双年展”

  2006年 参加“2006上海国际动漫展览”

  2006年 参加“2006上海国际时装周”--凌雅丽个人发布秀[正本澄源],获得“2006上海国际时装周”设计师走廊“叶榭杯”“银奖”

  2007年 成立上海凌雅丽服装设计有限公司,出任公司设计总监

  2007年 参加“2007上海国际服装文化节”开幕式

  2007年 获得“2007上海国际服装文化节”最高奖-“先锋奖”

  2007年 举办“2007年上海服装文化节”“凌雅丽2007原创时尚专场发布”《赫雨墨蝶》

  2007年 参加“2007年服饰与美容《VOGUE》上海BUND18”专场发布

  2007年 接受中国《VOGUE 》专访,接受“美国加州阳光”电视专访

  2008年 推出设计师服装品牌:休闲品牌“地壳(EARTH CRUST)”以及家纺品牌“冰蝶(ICE BEATUY)”

  2008年 参加“2008上海国际服装文化节”开幕式

  2008年 举办“2008上海服装文化节”“凌雅丽2008原创时尚专场发布”《凌窟 冰蝶 素宇封华》

  2008年 应邀参加意大利时尚学院“Accademia Ltaliana”毕业秀,与世界著名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 Cini Boeri, Riccardo Dalisi同台交流

(1)
不好(0)

发布于:2008/11/7 12:10:12

我要回答
服装加工订单推荐
这些图片刚刚被浏览
  • 杨谨华代言曼黛玛琏内衣柔媚性感.jpg
  • 省道转移的案例(图解)1.jpg
  • 2011年中职服装技能大赛结构CAD
  • 缝制服装时几种手针绷缝方法1.jp
  • 大师手绘服装效果图赏析7.jpg
  • 服装款式英文对照1.jpg